菠菜电玩城

公司动态

外业测绘人员的辛酸

也许我们对扛着专业仪器的测绘人员进行现场勘测这样的场景并不陌生,甚至觉得带着这些价值过万的仪器搞测量,十分高大上。但这些测绘人员工作背后的艰辛,你知道的有多少?

暴晒

 

摄氏38度,太阳暴晒,有时还要扛着好几十斤的仪器走上好几公里,如果这些都累不垮你的话,再打场篮球赛如何?人适应环境的潜力真是不可估量,当初刚毕业的小伙子,走一段路还要歇一会,现在一个个成了结结实实,跑不死,累不垮的真汉子。

仔细观察每个常年在外进行测量工作的外业人员,他们大多肤色黝黑,是那种又黑又亮的黑。如果没尝试过在太阳下暴晒过几年或十几年,这种大规模的"黑"是出不来的。"踩在滚烫的路上,感觉就像一条鱼在锅里煎",测量人这样调侃"恐怖"的经历。这辈子,能保全"清白"的恐怕只有脚板底了。

双重劳动

 

双重劳动指的是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并使。上世纪80年代,人们十分羡慕"坐办公室的",俨然只要上班环境进入宽敞整洁的办公室,就与体力劳动一刀两断了。可测量人就是这么一群一边在办公室里办公,一边却又干着繁重体力活的人。

而且,可能出外业辛苦一天,还要把带回的实地数据全汇总到计算机上进行处理,制成图像信息。反正活儿总是有得干,你不抓紧就做不完,天天如是,年年如是。不信?你可以去看看加班的办公室,里面的灯比夜空的星星还要清醒。

出差

千万别和"公费旅游"之类的美事联系起来。在测量队,谁要出差了,就意味着他要脱离当下繁华的都市生活,去“荒郊野外”餐风露宿了。这些年,原先是农村的地方要纳入城市,最先把脚踏到那儿的一定是测量人,测绘出地形、地貌,才谈得上接下来的规划与建设。而对一大片陌生地域的测量没有十天半个月根本做不完,在外的各项条件、生活设施都不一定完善,这就是测量人的"出差",年复一年,渗透着行走在城市与乡野间的孤独与辛酸。

危险

在外测量的过程中,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路上险象环生,车子不给力,大家只能齐心协力徒手推车,道险路窄,还可能是在用生命去下这个赌注。

测量,其实是个透支的行业,透支着体力,也透支着青春。一来到测量队,就与日以继夜的辛劳结下了不解之缘,心甘情愿让汗水成倍地挥洒。

在外业测绘人员火热的青春里,每道年轮都刻下了对这个行业无尽的爱,一路走来淌下的汗水,每一滴都像钻石一样闪闪发光。